当前位置: 主页 > 音乐资讯 > 屠呦呦最新成果,是“进展”还是“突破”?内容

屠呦呦最新成果,是“进展”还是“突破”?

2019-06-24 16:01 作者:本站作者 来源:网络整理 次阅读

睡前聊一会儿,梦中有世界。大家好。今天上午,一则重磅新闻迅速占领了热搜榜首位。原来是屠呦呦团队针对青蒿素在东南亚等国出现的“抗药性”难题,经过多年攻坚,提出了新的治疗方案,并发现青蒿素有治疗红斑狼疮的效果。他们究竟放了什么“大招”?新方案意味着什么?笔者不断收到各种询问。受党报评论君的邀请,今天就和大家聊聊这件事。

一株小草改变世界,中国之蒿由此走向世界。在屠呦呦手中,青蒿素这一抗疟药物,成功治愈了无数的疟疾患者。但青蒿素的发现,并不意味人类对付疟疾可以一劳永逸。在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的新闻发布会上,屠呦呦不无担忧地说:“青蒿素一旦产生耐药性,就需要再花十年时间研究新药。”世卫组织最新发布的《2018年世界疟疾报告》也指出,全球疟疾防治进展陷入停滞,疟疾仍是世界上最主要的致死病因之一。除了经费不足等因素,疟原虫对青蒿素类抗疟药物产生抗药性,是抗疟道路上的最大技术挑战。

“青蒿素仍然是人类目前治愈疟疾的唯一选择。”在今年的4月25日,也就是第12个世界防治疟疾日,国际权威期刊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》发表了屠呦呦团队的研究成果。一方面,短时间内,很难研制出药效、安全性、耐药风险及药品价格等方面优于青蒿素的下一代抗疟药;另一方面目前青蒿素耐药仅表现为寄生虫清除延迟,而没有完全耐药的证据。所以屠呦呦团队提出了新的治疗方案:一是适当延长用药时间;二是更换青蒿素联合疗法中已产生抗药性的辅助药物。文章认为,在临床中优化用药方案并用好青蒿素,完全有希望控制好现有的青蒿素抗药性的现象。

事实上,人类已经和疟疾进行了数百年的斗争。19世纪,法国化学家从金鸡纳树中分离出抗疟成分奎宁,此前外国传教士用金鸡纳霜治好了康熙皇帝的打摆子。此后,奎宁的替代物氯喹一度成为抗击疟疾的特效药。但氯喹失灵,问题恰恰出在抗药性上。从奎宁到氯喹再到如今世卫组织推荐用药青蒿素,在人类与疟疾的对抗中,抗药性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难题。某种意义上说,抗药性,是药品自己培养出的宿敌。人类想置病毒于死地,而病毒也在不断寻找生存方法。如果抗病毒药物的研发速度,跟不上病毒的变异速度,人类就可能在疾病面前束手无策,面临无药可用的尴尬。


从中医古籍中“青蒿一握,以水二升渍,绞取汁,尽服之”的古老智慧,到40多年前屠呦呦在190次失败后成功提取青蒿素;从修饰青蒿素结构,研制出杀虫彻底、复燃率低、作用时间长的复方蒿甲醚,到针对抗药性优化用药方案,以屠呦呦为代表的中国科学家以潜心科研、勇攀高峰的精神攻克了一个又一个眼前的难关。他们深知,躺在功劳簿上止步不前,意味着科学技术的停滞;只有不断扩大已知世界的疆域,才能降低未知世界给人类生存带来的危险系数。

科学无国界,科学家的大爱更无国界。在中国基本消灭疟疾的情况下,获得诺奖的屠呦呦,以耄耋之年带领团队继续攻关,为柬埔寨、泰国、缅甸等国的病人送去新的治疗方案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,我们要继承好、发展好、利用好传统医学,用开放包容的心态促进现代医学和传统医学的更好融合。面对对抗医学无法解决的诸多难题,中国科学家深入挖掘中医药宝库中的精华,必将为人类解决医学难题、为全球卫生治理提供“中国处方”。

屠呦呦团队的最新成果公布后,引发新一轮的争议。有人认为是“历史性突破”,甚至标志着“青蒿素研究的第二春”;也有人认为“苗头很好”,但因为缺乏临床的进一步支持而只能算“进展”。事实上,是进展还是突破并不重要。有进展就会有突破,与其作无谓的口舌之争,不如将理论上的方案转化为行之有效的疗法和药物。正如屠呦呦所说,青蒿是中医药献给世界的一份礼物。凭借永不停歇的勤奋、大爱无疆的热诚,中国科学家定能为世界带来更多礼物、更多惊喜。

推荐阅读: